那天,那年

笔记,是为等待那惊鸿的一瞥,

错过,却流淌在如水的细枝末节。

少年的心胸,是踏破芒鞋,仗剑,行向天边,

而今的情怀,是一眼,便岁岁年年。

那天,那年,

相顾无言。

发表在 Uncategorized | 留下评论